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统文化-弟子规 > 正文

孩子学习不认真,怎么办?弟子规2句话,就是最好的学习方法

2019-02-15 22:36:31 传统文化-弟子规 作者:傅杰
《弟子规》有一节讲读书方法,是对前人读书方法的总结:
 
读书法,有三到,心眼口,信皆要。
 
意思是读书的方法,最基本的有三条,就是要心到、眼到、口到,三者不可偏废,都很重要。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学者是南宋的朱熹,他一生读书教书,在文学、史学、哲学各个领域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,留下了上千万字的著作,成为中国文化史上无与伦比的巨人。他也是中国古代最会读书的人,不仅书读得好,还把自己一生的读书经验通过文章、通过书信、通过谈话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学生。他的学生们把他关于读书方法的言论汇录起来,编进了他的谈话录《朱子语类》当中,朱子是对朱熹的尊称,语类是分类的语录的意思。这是中国古人最好的读书经验总结,至今仍受到学者广泛的推崇。而读书要心到、眼到、口到,这三条就是朱熹提出来的。所谓“心到”,就是学生在读书时要专心致志,全神贯注,不要读书的时候开小差,想着去打游戏,想着去迪士尼,而到了玩的时候又心神不宁,担心明天的作业还没做完,功课还没准备好。读书的时候就全神贯注地读书,玩的时候就心无旁骛地去玩,这样学习既有效率,玩也玩得开心,更重要的是能养成良好的用脑习惯,良好的做事习惯,否则你可能长大后做什么事情,精神都不能集中。“眼到”就是眼睛要看。我们现在技术发达,让听书成为可能,这有它有益的一面,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利用零碎的时间,但古人读的主要是文言文,光靠听既不易明了它的意思,而在古代没有可以翻来覆去重听的技术手段下,眼不到也很容易使书上的内容在一知半解中一晃而过,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除了心到眼到,另外还要“口到”,就是要念,要读,要读出声来。我们汉语的词,除了看书,还用念书,更常用的是读书,看书是眼的行为,念书和读书都是口的行为。出声的读其实很重要,我们学外语比如学英语就知道,光看的效果肯定不如出声读,通过读既能加深印象,又能增加语感,我们读古诗文也是这样,在我读本科、读研究生的时候,老辈学者教我们读古诗文都很强调要读,倒不一定是学那种带有一定调调的吟诵,但必须出声地读,多读之后,你对古诗的韵律,你对古文的语感一定会获得更多更切实的感受,而读好的现代文甚至也是这样。
 
朱熹提出三到后,又这么说:在这三到之中最重要的还是心到,不能全神贯注,只是心不在焉,你看也一定看不仔细,你读也一定像小和尚念经,读得漫不经心,只是被迫在完成一个任务而已,这就达不到好的效果了。这些宝贵的经验之谈,都值得我们好好记住。
 
弟子规》接着又说:
 
心有疑,随札记,就人问,求确义。
 
  读书的时候,心里有了疑问,就马上记下来,随时找人请教,弄明白它的意思。以前的人读书,常常看到重要的内容、精彩的内容就手抄下来,有疑问的内容则记下来,看到别的相关材料,就抄在一起加以比较印证,遇到师长友人,也可以很方便地拿出来请教讨论,所以前辈学者常常有札记本。而一些高水平的学术名著,从宋代到现代,就是用日积月累的札记,加以整理修订而成的。所以前辈学者,甚至把写札记当做一个读书人必不可少的基本功夫,有一个值得我们注意的现象是,那些天资很高、读书很多、卓有成就的学者,往往也是笔头最勤、写札记最多的学者。比如近代的大师级学者梁启超先生,他博通古今,著作超过一千万字,而且具有过目不忘的天才,但他在总结读书经验的时候,强调“札记之功,必不可少”,甚至还强调重要的书不仅要做札记,而且还可以下抄写的功夫,还帮助记忆,加深理解。现代的大师级学者钱钟书先生更是才华横溢,脑力超群,他的博学、他的睿智,简直让我们叹为观止。看他的书,引用的中国古典不计其数,引用的英文、法文、德文、意大利文的名著也不计其数,令人佩服不已。他的记忆力之强,是一般人比不了的,而他抄的书、写的札记之多,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。在他去世之后,他的中文札记出版,有几千页,他的外文札记也出版了,也有几千页,而他在本子上抄录的典籍也出版了,有近万页,从《论语》到《红楼梦》,他都有片段的摘抄,有的抄过不止一遍。最值得学习的就是这种天资超群却勤奋过人的人,最值得引以为戒的就是那种天资一般,却自以为聪明,借此不肯下踏实功夫、得过且过的人。所以梁启超与钱钟书的事例,值得我们时时拿来提醒自己、激励自己。
 

风水大师网: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fsdashi.com/dzg/20190215/173.html